广告位一 950*90
主页 > 星大嘴 > 陈冠希:前三十年命运关键词是娱乐圈女人

陈冠希:前三十年命运关键词是娱乐圈女人

2012-06-11 18:55| 作者: 来源: 浏览次数:


  作者:   出版社:
  本书简介:全部是针对中国文化界名人的“人物特写”。共有20组人物,主要分四个部分:一,文学出版业;二,文娱界,三,艺术与电视业;四,其他。在写法上,大部分争取多次,长时间跟踪访问,尝试“非虚构写作”的方式完成……
(新浪读书配图)(新浪读书配图)

  说起第一次抵达香港,陈冠希将手臂抬高,劈开空气:“那年我9岁,那时机场在九龙那里。我之前没有看过那个画面,我整个生命也没有过那个感觉。你是飞进这个城市,而不是在城市上空飞。机场就在城市中间,你的飞机掠过高楼,插进城市中心,好象直接坠落一样。”

  “艳照门”事件后,我们自认为或多或少了解陈冠希,因为看到一些隐秘的东西,仿佛了解得更多。可是我们从未了解到那种命运唏嘘之感。这个马上30岁的青年,盖棺定论为时尚早,可那几十个年头足以构成一部精彩港片的脚本——

  他面庞清晰,身材瘦小,体格健壮。他的嘴角透出自负的神情,眼睛里包含着热望和倔强。他还没出生时,父亲就缺席。为了寻找父亲,他只身前往那个本不属于他的城市,将那里当作家。他找到的是钱、欺骗、嘲讽,和父子间微妙的隔阂与竞争。他还找到了暂且取代父亲的老司机、好象“少年黑帮”的兄弟,最终他们有的弃他而去,有的吞枪自杀。他被女人包围着长大,了解女人,与她们亲近,却因为缺乏信任将她们抛弃。他一次次冲进命运的烂泥塘,被按倒在里面,在泥沼里打滚:9岁寻找失落的家庭,13岁绝望放弃,迷恋Hip-Hop,想当黑帮;19岁抓住娱乐圈这根稻草,妄图停靠“失落的灵魂”,23岁被游戏规则出卖,远走他乡;24岁建立自己的生意,以为不会被任何人夺走,28岁身陷艳照丑闻。

  他前三十个年头的命运关键词可以这样概括:父亲、Hip-Hop、娱乐圈、女人、被他笼统称为“那件事”的“艳照门”事件,以及CLOT。

  当他站在一间废弃厂房的消防通道里,用力将烟头捻灭在一只红牛罐子上,也会感慨命运捉弄,为什么是我。可是一转眼,他又会将挑战视为最珍贵的东西,“没有杀死我的,使我更强壮。”消防通道灰墙的阴影笼罩着他,以至于唯一能辨认得出的是微微发光的烟头和两只眼睛,其余的部分被黑暗吞噬了。他像是一场大火的余烬,像块远远没有烧透的碳,若是碰碰它,便又燃烧起来。

  为什么这个世界不喜欢陈冠希?他的朋友们或许不能提供最好的答案。马杰克,一个生活在香港的美国人,认识陈冠希快20年,他们合作最久的是一个街头整人电视节目,陈冠希担任主持嘉宾,“其他艺人顾及到形象不肯答应,Edison觉得自嘲一下,幽默一点,没什么不好。”潘世亨,陈冠希的高中同学,曾经跟在身后的“小弟”,现在陈冠希自创街头品牌CLOT公司的唯一合伙人,与陈冠希经历着既竞争又相濡以沫的兄弟情谊,维系他们友谊的核心,是“Edison有义气,肯为朋友做任何事。”DJ TOMMY,陈冠希唱片公司CMD的另外一位合伙人,一边感叹陈冠希仍用Hip-Hop讥讽世事显得有些落寞,Hip-Hop的反叛意味在香港被剔除无几,仅存娱乐,一边疑惑:“为什么人们不喜欢陈冠希?也许因为他脾气不太好吧。”他们的庇护之词,勾勒出这样一个陈冠希:他太坦率真实,过分喜怒形于色。

  2005年,被英皇封杀后,陈冠希自己做词,推出Hip-Hop专辑《让我再次介绍我自己》。他写下:“三年冠希到底去了哪里?问我不如先让英皇告诉你。通常被雪藏的歌手会哭泣,选择逃避,可我没放弃”,“这是第一幕,已经比你快三步我不会重复,总之唱片公司已经属于我,时装品牌归我,潮流听我,不理八卦杂志讽刺也是我”,“唱片公司、杂志老大、大企业家,都给我吃屎去吧,冒牌老千都得害怕,因为陈冠希终于回来啦”……这种坦率真实、喜怒形于色,足够冒犯许多人。

  可是陈冠希不明白:“你为什么不喜欢我。你应该喜欢我做我自己啊!如果我是记者,碰到一个好象我的人,我会啪啪啪鼓掌。香港的记者,全部都装模做样,我说实话,只有我一个说实话,他们就说我是个坏人?”

  香港这个每天都有游客用逛街购物打发时间的国际大都市,摩天大楼密得惊人,英语广告牌林立,上方闪耀着“耶稣是主”的霓虹灯。坊间却流传着小部落式的八卦——偷情被抓、嫁入豪门、冒犯了黄大仙暴死家中、不听风水师的话大楼主管一半被双归啦……我们以为殖民力量将它全盘西化,谁想它牢守中式传统,那殖民力量甚至帮它抵挡了更铁碗的另一股力量。9岁那年仿佛空降于此的陈冠希,即使后来他将香港当成近之情怯的女朋友,他也不属于这里,他是“鬼佬”。

  我们坐在香港君悦酒店的大堂吧里。也在这儿,陈冠希接下他的第一部电影《特警新人类2》,他仍记得一圈人指使他在酒店花园摆出造作的姿势拍照,那时候他腼腆、青涩、任人摆布。他讲起这个故事,还有许多其他故事,手在空中挥舞,流露出鄙薄、惊诧或者愤怒的表情,时不常还玩“角色扮演”,仿佛在讲述一个也叫“陈冠希”的其他人的故事。对父亲的情感、女人的态度,以及 “那件事”,他提出讲英文,“怕说错”。他用另一种语言才能更顺畅表达自己,同时,这种语言的转换好象引他进入到一个隐秘的小世界,那里他感到安全、更加诚恳。

  问:之前我们请求采访你的父亲陈泽民,你说这使你进入一个两难境地,父亲并不了解你的成长……为什么会这样讲?

  陈冠希:我出生在温哥华,身边有妈妈和两个姐姐,印象里从来没有见过爸爸。我都不记得他是不是去加拿大看过我们。

  问:你第一次对父亲有印象是什么时候?

  陈冠希:第一次对爸爸有印象,是在香港一间饭店里,我不太记得他那时的样子,我记得我的感觉。哦!我的爸爸!回到温哥华之后我对这个人蛮有兴趣,那个人是个什么人呢?为什么他是我爸爸?我也是男孩子。你知道,我在温哥华,一个妈妈,两个姐姐,全是女人。我应该去香港了解我的爸爸是谁。每一天我都哭,我的妈妈也哭,她不希望我回到香港,因为我从小跟在她身边。那个时候,很深刻。因为我每一天都跟我两个姐姐说:我要去香港!她们就说不要不要。我妈妈说,你自己决定吧。9岁那年我就搬来香港。

  问:你了解到父亲是谁了吗?

  陈冠希:我来香港,我的爸爸给我好多钱,因为他没有好多时间陪我。我常常问:“我们这个礼拜做什么啊?”他说:“哦,我没有时间,钱。”温哥华的朋友都丢掉了,全部的朋友都是我爸爸的朋友,阿姨,叔叔,我上学的时候,比较害羞,也不知道怎么去认识一些新的朋友,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。我觉得挺没有安全感。

  问:你总该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吧?

  陈冠希:如果要真正的告诉你,我从小到现在,即使在今天,我问我的爸爸,你的工作是什么?他会说:我是生意人。“生意人”,哦,好吧。他也从来没有问过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做“生意”,他不想我跟他做,还是他有秘密,我不知道,什么也不知道。如果你问我做什么生意,我会说我做品牌,做零售,他的回答永远是“生意人”。

(编辑:gaby)

文章摘自 作者:   出版社:

更多文章进入>>>

不错,赞一个
(0)
0%
有点失望
(0)
0%
广告位五 300*100
广告位六 300*100
广告位二 950*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