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位一 950*90
主页 > 星大嘴 > 张艺谋:拍戏的时候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

张艺谋:拍戏的时候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

2012-06-11 18:55| 作者: 来源: 浏览次数:


  作者:   出版社:
  本书简介:全部是针对中国文化界名人的“人物特写”。共有20组人物,主要分四个部分:一,文学出版业;二,文娱界,三,艺术与电视业;四,其他。在写法上,大部分争取多次,长时间跟踪访问,尝试“非虚构写作”的方式完成……
(新浪读书配图)(新浪读书配图)

  张艺谋坐在离监视器不足一米的布面椅子上,身体极有自制力地向前倾斜,长久凝视着小屏幕,偶尔用右手摸索左手的大拇指,发布“开机”或“停”的命令。这两道指令将摄影棚分割为界限明晰的两种气氛:前一种是针尖落地亦巨响的肃穆,后一种则给喝到嘴里的水腾出一个“咕咚”一声咽下去的机会。如此这般从早晨9点开机,至凌晨收工,张艺谋没有吃饭,极少走动,不曾休息过,只喝很酽的普洱茶。

  那是正在北京怀柔影视基地拍摄的《三枪拍案惊奇》片场。就连坐在影视基地外马路牙子上的民工也窃窃私语:“张艺谋在里边儿。”摄影棚外偷闲抽烟的工作人员,一边抱怨如同苦修营,一边交流着在甘肃片场智退狗仔队的趣闻。这种戒备森严、又散发神秘魅力的行宫气氛,并非来自高墙深院或看门查岗的,而来自张艺谋身上发散的气场,它弥漫开来,穿透高墙,将过路的、保卫、看门人、探班的、所有演职人员一网打尽。他们全都是围绕在张艺谋身边的亚文化太空残骸或漂浮的碎片,围绕着不变的中心沿着椭圆轨道而行。

  执导奥运会开幕式后,张艺谋本人的风格被抽象化了。人们不再费心通过他的电影猜测他的意图、他的性情,他从幕后走到前台,接受直接的、针对他本人的疑问:他是命运选派来的这个时代的鲁斯本,为国家意志演奏乐曲吗?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一点,他换之以“人民”,他为中国人民出力;身为艺术家,他那宝贵的孤独与独创力遭到侵蚀了吗?他有困惑,但妥协不见得是坏事,服从大局是必要的;他是否受到了权力的诱惑?他强调只是个电影工作者,甚至是娱乐圈一分子。他的性格,与这个民族长久倡导的特性相吻合:控制、奋斗、坚韧、在合适的时机还有点中庸之道。

  我们在张艺谋紧张的工作间隙不连贯地拍摄与采访了他。他处于一种因为权力所带来的愉快当中,跟我们开了些诸如“我整天都在思考拍照的姿势,不思考电影”的玩笑,他称赞某件便服“很亲民”。他的眉毛浓黑,夹杂了几缕“长寿眉”,据说有此特征者生命力持久而顽强。他笑得不少,仍旧不怒自威。

  问:挺忙啊导演。

  张艺谋:干的就是这活儿。

  问:为什么决定拍摄《三枪拍案惊奇》?

  张艺谋:我希望尝试一个新形式,对我来说,现在拍电影喜欢做一些没有做过的事情,比如这样的喜闹剧风格,比如一种独特的结构和表现方式。小沈阳、孙红雷、闫妮等等这些演员,第一角色合适,第二有商业的考量,这一点不用忌讳,他们也都是好演员,我也期望演员在合作中给我惊喜,给我新鲜感、挑战感。我喜欢意外和惊喜。

  问:总体来讲你是个特别喜欢尝试新东西的人吗?

  张艺谋:我觉得在拍电影上是,其他未必。(笑)像吃饭就不是,吃饭就永远是一碗面。

  问:吃饭一碗面,每天睡2、3个小时,传得像神话似的。

  张艺谋:每天只睡2,3个小时,不光你问,所有人都问,我自己也问。通常我在拍戏的三个月四个月,都是这样子,可能是我热爱这个工作,我全身心的投入,有这样的能力。你要让我不拍电影睡懒觉,我天天能睡。我觉得这里面就是个精气神儿。

  问:《三枪拍案惊奇》是奥运会开幕式后你拍摄的第一部电影,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?

  张艺谋:没有直接关联。开幕式的创作经验和体验,是毕生的财富,这种财富,首先是一种举世瞩目的效果,一生都碰不到,就是拍电影,开玩笑说,你就拍死了也达不到,这是一个全中国、全世界关注的机会,一个人一生有这样一次机会,此生无憾吧。其次的财富,在这样一个超大型的活动中,面临诸多困难,克服它所带来的自信力和掌控力,其中的坚持与妥协,对创作都是个很好的锻炼,这种锻炼是超大型的,超重量级的。

  问:看开幕式记录片《张艺谋的2008》,你其实特别焦虑,是因为必须妥协而焦虑吗?

  张艺谋:我是很焦虑。你看我拍电影,队伍只有200人,感觉到一切都可以掌控,我只是自己跟自己较劲、设法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、突破自己的条条框框,去寻求新的感觉。这是一种个人创作。奥运会的事情不同,真的不是纯个人的,方方面面有许多事情无法掌控,让你欲速不达,让你心生焦虑。我是个相对比较坚强的人,你会看到我相当的焦虑,我不知道,也许别的导演搁在我这儿比我还要焦虑,别人还会崩溃。

  妥协也不见得是坏事。因为是一次全中国人寄托的创作活动,目的和意义都远非个人活动可及,个人艺术上的见识和坚持,常常要让位给更大的目标。如果在这样的活动中一味地坚持自我,是很愚蠢的,也是不称职的,应该大局为重,一定要摆好这个心态。所以妥协是必须的。

  问:你个人创作也会妥协吗?

  张艺谋:拍电影也要妥协,最简单的说,要符合国情吧,要通过审查吧。你自己想怎么拍怎么拍,不符合现在的政治社会环境和商业化,都不行啊。没有一个创作是真正自由的,就算在国外也一样,国外一导演,他要妥协的部分同样多,没有一个导演敢宣扬说,我是百分百的自由创作。

  问:你说过你的信仰“就是中国会越来越好”,“信仰我们这个民族顽强的生命力”,这种信仰从何而来?

  张艺谋:我是毛主席那个时代教育出来的,那个时代成长起来的人,不信神不信鬼不信宗教,我们基本上是唯物主义的世界观。至今我也什么都不信,佛教、道教,我也尊重,为了寻求平安,我们这个庙也拜,那个头也磕,我们把工作都做了,包括电影开机也烧烧香,入乡随俗嘛,敬心里的东西。但实际上我相信严谨、认真、负责的工作态度,我相信人可以体现一切,我相信人的精神、人的意志和人的努力。同时我也相信团队,大家的认真负责。我也相信,我们不至于没有运气,开幕式,中国人就这一个机会,没运气的时候我们赶上了?我不相信。

  问:你的自信从哪儿来?

  张艺谋:这点是被承认的,我很自信也很坚强。是成长经历吧。我从小不自信,跟家庭出身有关系,我出身不好,是狗崽子,儿时的苦难或者磨难,让你慢慢地用平常心来对待。磨难是一种财富,对待这种磨难不要自恋,不要扭曲,反倒会以一个平常心看待一切,可能力量和自信就从这里来。力量和自信不是说我要这样我要那样,我怎么怎么蔑视一切,我多牛,牛烘烘,反倒是看开一点,你是个普通人,因为你的职业广受关注,否则你就是个木匠。其实干什么事情都这样,别拿自己太当碟菜,有自知之明,这样你碰到困难的时候,不会一下子很脆弱;你碰到一点荣誉呢,也不会一下子就范进中举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。我们这行全是这种人,一个片子一牛,哇,一览众山小。你也不会那样儿,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,相信自己的努力。

(编辑:gaby)

文章摘自 作者:   出版社:

更多文章进入>>>

不错,赞一个
(0)
0%
有点失望
(0)
0%
广告位五 300*100
广告位六 300*100
广告位二 950*90